書局 — 小說分銷平臺   


小說代理

代理咨詢          464928852


首頁 >> 小說文化 >>小說資訊 >> 00后的新小說
详细内容

00后的新小說

  本期“五月”,關注的是00后們寫的小小說。00后是移動互聯網的原住民,二次元的他們覺得傳統詞語“老土”,不能充分表達自己的想法和心情。日常對話或聊天中,他們會更頻繁地使用網絡流行語,他們喜歡“擴列”,看見可愛的東西會說“awsl”,覺得這些詞更“奧力給”。但是,從他們的文字里,我們也看到傳統與經典,看到他們的開放、熱情、自信和包容。這些小小說,也許就孕育著未來的新小說。

  掃碼可閱讀《中國青年作家報》電子版和中青網作家頻道,那里是一片更大的五月花海,為你的小說、散文、詩歌、劇本、隨筆、日記等提供成長的園地。

  ------------------

  等風來

  西北政法大學民商法學院學生 王彤樂(20歲)

  她猜想他一定是位老先生,戴厚厚的圓片眼鏡,住在巷子最深處的老宅子里,養著一直肥碩的貓。

  “近來,可好?昨夜,我做了一個很長的夢,你帶著你的鹿闖入了我的園子,你好像認不得我是誰了,你抬頭向我討水喝。天空,正亮得發白。

  ——南枝

  9.26 西長街七十一號”

  “南枝?”她把信反反復復看了又看,確信這是一封被寄錯了的信件。這位老先生,肯定是寄給愛人的吧,這么一想,她不禁笑了起來。

  夜幕被微風早早便拽了下來,那些星辰漫天搖曳的傍晚,她坐在古樹下,貓就在腳邊打轉兒,消磨著自己那些無人陪伴的日子,等待太陽照常升起。

  踏著樹影,踩著金黃的落葉咔嚓直響,背大大挎包的郵遞員騎著單車又來了!霸趺,又有我的信啊?”她松開綁了一半的長辮子,任由它隨風而散。陽光下,熟悉的字體,還有那個最近常常飄蕩于她思緒的名字。

  “最近時常失眠,夜里也總是噩夢不斷,這滿城的秋雨,不知何時會停。我也想,去看看你的太陽。

  ——南枝

  10.7 西長街七十一號”

  小城很小,小到幾乎不曾存在素未謀面的生人,那這住在西長街七十一號的南枝,究竟會是誰呢?她決定回信。

  “南枝,我想你還不知道我是誰吧,而我也只是知道了你的名字。你的信或許寄錯了地方,到了我的手中。冒昧看了它,請你原諒。希望下次你能把它寄到你想的那個人手中。不過如果可以,我還是想要知道你是誰。

  ——木兮

  10.7 順城巷八號”

  她俯身趴在那古香古色的大桌子上面,思緒再次遠飄。清秋長長的掃帚緩緩聚攏那些深黃色的葉子們。她抱著她的貓坐在房門前的石墩上,居然開始期待他的來信。

  “銀杏落葉的時候,你笑起來真好看!

  沒有署名,沒有地址,這無疑是他了;蛟S這又是什么無聊的惡作劇呢?

  “我來自時光里,木兮,其實你不用知道我是誰。小城的秋天真美啊,你彎著腰撿拾落葉的樣子也是的?晌业氖澜缋餂]有如此分明的秋冬與春夏,只是期待與你的再次相遇。

  ——南枝

  10.28 西長街七十一號”

  這人,還真是奇怪呢。木兮笑了,這樣一座小城里面,究竟藏了一位什么樣的老先生啊?

  小城下起了這年的第一場雪。雪花落在人們的衣服上、睫毛上、帽子上,調皮的小孩們都不嫌冷,伸出舌頭使勁接這雪。

  小街的盡頭,一個白凈的少年半蹲在地上撫弄著一只貓咪,眼瞼低垂,雪花落在他柔軟的頭發上面,然后慢慢融化。那眉眼,她絕對是見過的,可又不知是在哪里。

  南枝,那一定是南枝。她喊出了聲。

  少年緩緩地抬起頭,眉眼帶笑,他似乎并不意外。人們候車,或是趕路,好像什么都沒有發生,貓弓下身子從少年的左手邊懶洋洋地走開了。

  霎時間,雪花鵝毛般猛烈下落,少年起身,在大雪中轉身離去,慢慢變成了一個點,很快消失得無影無蹤。良久良久,她呆呆地站在那里,卻沒能發現自己早已濕了眼眶。

  “木兮,今天迎來了第一場大雪。你紅色的毛絨帽子真可愛。我好久沒有見過太陽了。不過每年的初雪,我都是看得到的!

  ——南枝

  12.22西長街七十一號”

  傍晚的時候,信箱里果然已經躺著南枝的來信了。雪落無聲,卻鬧得她無法入眠。她看到南枝就坐在她每日寫信的那張大桌子上,貓咪睡著了,月亮隱隱約約,她想起身走過去,坐在他的身旁,可不知被什么東西緊緊地拽住,動彈不得。這冬夜里的月亮與雪赤裸又蕭條,似乎從她的眼睛,流淌到了他的眼睛。

  次日清早,陽光照著白雪,她就這樣醒來,那張大桌子盛滿了光,一沓沓信箋依舊整齊排列。南枝的信,依舊如期而至,她也依舊向他訴說著生活的種種,關乎雪花飄落這樣平淡無奇的冬事。

  “南枝啊,這個冬天怎么就這樣過完了呢。城南的花都要開了,紅色的薔薇同我的影子一起長了滿墻。我還是喜歡一個人踏著零碎的光影,一個人看書溫茶,一個人寫信等你。小城的春天草長鶯飛,我還是希望你能看到漸暖的人間與漸起的煙火。不然,甚是可惜。

  —— 木兮

  3.21順城巷八號”

  “明天,等我。

  ——南枝”

  春分日的這一天,燕子歸時芳菲盡,這座古老的城,又是另一番景象了。她穿了一條紅色格子的連衣裙,漫無目的地踏著青磚野草尋覓季節里的溫度。

  “南枝!”

  那個少年一如既往地干凈,前額柔軟的頭發在一陣陣微風之下輕輕漂浮,他的背挺得板直,他的眼睛仿佛還裝滿了那夜的月亮與雪。果真,他來了。南枝真真實實地來了。一只貓發出“喵”的一聲既而從他們的腳下逃走。

  那條她常常獨自躊躇的小路開滿了花,很自然地,他拉起她的手,然后她跟在他的身后,不遠也不近,那些飛舞的昆蟲不多也不少,風,不大也不小,一切都溫柔得恰到好處。

  “南枝,你到底是誰啊,不要消失在我的世界里了好不好啊!”整個冬秋都堵在她心口的話就要說出口了,卻被正在沉淪的落日深深地壓了下去。

  木兮的眼眶濕潤了,眼前的一切,越來越模糊,她居住的小巷子正經歷著一天中最熱鬧的時辰,人們悠閑地享受著下班后屬于自己最愜意的時光。那地上,一顆紅豆落了下來,在一堆被風與陽光保護的野花里,下沉的落日打撈起瑩瑩月光。

  沒有人注意到一個少年曾在這里駐足,人們依舊順應著季節的變化,感知著光與時光的流淌。背著挎包的郵遞員和往常一樣,拍拍大鐵門的把手:“木兮,你的信!

  “我能給你的,只有最暖的太陽,與最溫柔的風。

  ——南枝”

  念念不忘 必有回響

  蘭州大學管理學院學生 王皓鐸(19歲)

  無邊絲雨,飄飄灑灑,那是一場引發停電的午時的雨,那天是我來廟埡小學支教的第一天。

  來之前我曾想,兩周,我這個大學一年級新生,能給孩子們帶來什么?或許能激發出孩子們探索外界的信心,甚至冥冥之中改變了孩子們的命運也未可知,又或許只能在孩子們的久遠的記憶里激起微不可見的波瀾。

  不過現在還不是一展宏圖偉志的時候,我得先解決自己的睡覺問題。沒有現成的床,幸虧準備了睡袋,可以裹在睡袋里睡在課桌上。

  廚房里生銹的地鍋滿是油垢,那天光刷鍋就花去3個小時。更令人頭疼的是沒有自來水,只在高處裝了一個大桶,用于洗漱、洗碗筷。要是想做飯、洗澡,就得拎著水桶去校外打井水,再拎回廚房燒開。井水打上來,上面漂滿了細小的蟲子,讓我想起《人生》里高加林倒漂白劑的那口井。

  每天放學后,我會送孩子們回家,并對其中一兩位進行“家訪”。孩子們的上學道阻且艱,盡管政府已經把山路修得很平整,但很多孩子往往更愿意走林間小路,因為可以節省時間。和孩子們一起穿行在樹叢中的小泥路上時,我明顯跟不上他們的步伐。

  孩子們時不時給我講一些奇特的事情,比如山林的深處有野豬,比如曾經有孩子在上學路上從半山腰滾下去,但既沒有受傷,也沒有哭,那些光怪陸離的傳說賦予了這片天地中的人和自然更隱秘和浪漫的生命意義。

  而這種浪漫和中午孩子們吃飯時的刺鼻味道絕不相配,刺鼻的味道來自被開水燙過的塑料袋。直到我親眼看孩子們用塑料袋泡泡面之前,我都認為這是很難有人想到并嘗試的,但看孩子們熟練的動作,我意識到這并不是頑皮或好奇心迸發,這是這里的孩子們過早體會的生活賦予的艱辛與無奈,我也一下就明白了為什么孩子們對那些紀錄片提不起興致。的確,我沒有資格要求在小小年紀就掙扎著生活的孩子去關心無盡的遠方和無數的人們。但我能做些什么,我又愿意做些什么?給孩子們買桶裝面直到他們考大學?如果我是這里的孩子我又該怎么辦?

  支教的最后一天,為了給我們送行,孩子們早早就來到學校畫黑板畫、貼氣球、布置教室,歡笑聲像高原潔凈的空氣一般清新,節目是孩子們提前好幾天排練的,每表演完一個,我都用盡所有力氣拼命鼓掌。

  聯歡會進行到一半的時候,班里的人越來越少,孩子們悄悄出去了。

  起初我沒有在意,直到后來教室里人越來越少,門外響起嗚嗚哭聲——整個走廊里都是蹲在地上哭的孩子。我有些手足無措,不知道先去安慰哪一個。我知道,那一張張沐浴在山區溫暖陽光里黑黑的小臉,就算上學途中從半山路上摔下去也從不會哭。

  我在講臺上瘋狂地擦著滿滿一黑板的字,被擦掉的,是孩子們跑來這里寫給我們的話——別走!留下來!我真的太難了,心中酸澀難忍。我記不清那一天抱了多少孩子,和他們說了多少相似的安慰的話。

  坐在回程的高鐵上,已是傍晚。一位媽媽在給孩子指著遠處美麗的紅霞,孩子笑著,旁邊坐著的是結識了廟埡小學里孩子們的我,遠方生活著的是通過我看到了大千世界的廟埡小學里的孩子們。

  流年笑擲,未來可期。念念不忘,必有回響。

  多么真實的動人的生活啊!我看到了孩子們純真的心靈,看到了作者悲憫的情懷!艱難中所蘊含的美好希望,讓我在疼痛中感受到一絲慰籍。

  (點評人:李洱,第十屆茅盾文學獎獲得者。)

  多耶的“月亮菜”

  華南師范大學學生 龍思韻(20歲,侗族)

  “偷月亮菜”,是湘西一個古老的習俗。

  每年八月十五,正是瓜果飄香的時候。在銀白月光的庇護下,侗寨里的人們不用擔心會有口角之爭,寨上的小孩在這天晚上,可以肆無忌憚地偷摘別人家地里的瓜果蔬菜。

  以往“偷月亮菜”的時候,多耶從來不出現,她通常獨自躲在吊腳樓頂或者人聲嘈雜的“月堂”里,等著小伙伴們喜提“戰果”回去時,她才鉆進被子里,快速閉上眼睛安睡。

  而今年,當圓月攀上吊腳樓頂時,多耶與一群小伙伴們出現了。

  在一群小伙伴中,多耶并不出眾,她的頭頂插著銀發簪,黑色的長卷發被紅色的橡皮繩包成了粽子般的發髻,并不透亮的銀發簪斜插在一絲不亂的發髻上,這有條不紊的規整讓小個兒、消瘦的多耶看上去有點兒緊促。

  還沒等膽小的多耶緩過勁來,膽大的老三率先甩下鞋襪,一頭扎進田間。幾個小伙伴也三兩步相并,濺起了田間細碎的泥屑。只有多耶兀自站在田坎上不知所措,一陣爽朗的風吹過,挑逗著她繡著花草紋的細百褶短裙。

  “多耶,多耶,你怎么不下來!崩先枚闭Z詢問道。

  此時,他正撩起褲腳,撲身去捉稻田里的魚。魚在稻田里“撲騰”“撲騰”地游動,老三瞄準那條“稻田魚”,飛撲過去想掐住魚,可那條魚卻從老三的雙手間“滋溜”一聲逃走了。老三撲了一個空,摔倒在稻田里。

  “臘耶!”(侗語:姑娘)又一個伙伴吆喝了一聲,幾個伙伴捉弄般地笑了,多耶羞紅了臉頰,一絲緋紅融進了這無窮大的藍。

  “怕什么,今天可是‘偷月亮菜’的好日子,大人們都不會罵哩!倍嘁钣H近的伙伴阿倥說。

  多耶聽阿倥的話,這才緩緩把消瘦小腿上裹著的紫亮色裹布解開,身形往下一放,順著田坎滑了下去,幾個小伙伴嘻嘻哈哈適時笑出聲來,像是在味蕾上灑糖般的甜。

  “多耶,你什么時候走?”幾個小伙伴又摘了幾根清甜的黃瓜。

  多耶抿著嘴抬起頭,眼里的流星一閃而過。

  “或許,可能……”

  多耶的櫻桃小嘴嘟囔著,半晌才憋出這么一句話,她可是實在想不到有什么能安慰伙伴的話了。

  “今天是我們最后一次一起過中秋節了!币痪淝謇涞脑捳Z如吊腳樓塔尖一般劃破夜空,給孩子們帶來了新鮮的、從未有過的情愫。

  多耶輕咬著嘴唇,些許幽怨的目光在月光的映襯下更添深沉,幾聲或深或淺的蟲鳴在空氣中顫動。

  多耶鼓起了前所未有的勇氣,她站在了一片西瓜地上,如土撥鼠一般射出銳利的目光,在如霜的西瓜地里逡巡著,只看見一個個圓溜溜的大西瓜在銀輝中泛出青幽幽的光芒……

  多耶鎖定了目標,下意識地往四周探去,接著熟練地拗掉瓜蒂,像竊賊一樣抱著西瓜就走?赡苁且驗榛艁y,多耶還沒走兩步,就連人帶西瓜摔倒在地,西瓜當即被摔得四分五裂;锇閭兺辉闾5奈鞴,掩嘴發出一聲聲訕笑。多耶也不好意思起來,她脖間的銀鈴鐺也羞赧地在空氣中窸窣辯解著。

  大概是看出了多耶的羞澀,阿倥和老三忽然“噌噌”幾下像猴子一樣爬上寨口的大樹,借著樹上灑下的斑駁月光,挑選了幾個大一點的柚子,用力一擰,頓時幾個柚子從天而降,發出了沉悶的“噗噗”聲音。

  一輪黃澄澄的圓月呈現在黑黝黝的峰巒疊嶂之間,山寨也褪去了一層氤氳的、縹緲的神秘面紗,一聲聲蟲鳴沸騰著、翻涌著,聲浪撲騰著涌入了耳畔。幾個小伙伴把月餅、西瓜、柚子、黃瓜并列擺在河灘上,這場盛大的合攏宴開始了。

  “多耶,出去了不要忘記我們噢!卑①挪亮瞬翜I珠。

  “記得;貋砜纯!

  “要堅強啊!”

  “要健康啊!”

  “啊,還要加上幸福!

  在月色的洗禮下,多耶頭頂上那堅挺的銀發髻泛著透亮的銀光。在一片夜色中,她朗朗的笑聲如穿堂而過的風,穿梭在寨子的每個角落。

  不知這樣過了多久,夜也已經深了。多耶的床邊放著許多今晚借月色“偷”得的“月亮菜”,它們在一片幽暗中發出了锃亮的光芒。

  多耶又仿佛在睡夢中聽到,在“果吉”的伴奏下,寬敞的“月堂”傳來一聲聲對唱:

  “望哥遮蓋,山中大樹遮蓋小樹。小樹遮蓋竹林,竹林遮蓋細草。等到細草長大,那時再來還情!

  巧合

  上海師范大學影視傳媒學院學生 李納米(18歲)

  婧也想有甜甜的戀愛。只是她從不加偶遇帥哥的微信,“窩邊草”也不稀罕,就咬著一句話:愛情會在適當的時刻自然而然地發生。

  婧的理想型男生說了很多遍:要高一點,不能太胖。黑一些白一些都無所謂。說話一定要溫柔。要很聰明。要愛干凈。要能夠體貼別人……

  婧的父母已經很著急了,常會旁敲側擊提到各種小伙兒。

  敏感的婧察覺到了,她很不耐煩:“為什么要給我相親?該來的會來,不該來的別亂點譜!”

  父母一番好意,也有些委屈:“這哪是相親,說說也不行嗎?”

  “無話可說!”婧摔門走了。

  父母兩個沒想到女兒是這種態度,這下真的開始發愁了。

  一個人生活,絕大多數時候,快樂比難過多。那一天,婧帶著一個人的快樂走進咖啡廳。

  前面站著一個男生,挺高,穿著過膝的米色格子大衣,系了一條純色的灰圍巾,短發,干凈。

  猝不及防,男生轉過身來,有點不好意思地說:“抱歉,您能幫我付一下錢嗎?忘帶手機,一會兒微信轉給您!

  “啊?”婧楞了一下,還是掃碼了,心里想著:有點麻煩啊……

  拿好了自己的拿鐵,她才恍過神來,環顧四周,男生已經不見了。

  第二天,逛街路上迎面又碰上了那個男生。

  好巧。她驚了一下,表面上無動于衷地走了過去。

  第三天,她去醫院洗牙,又看見那名男生!

  帶著一點點疑惑,婧又多看了幾眼男生。男生一直低著頭,并沒有發現婧。

  第四天,婧又來到了那家咖啡廳。

  臨付款時,手機怎么都找不到了,口袋、背包、褲子口袋、上衣外套口袋、背包里面,各種摸、掏,就是沒有。

  正當她準備說不要了的時候,突然身后一個聲音說:“我來付吧!”

  婧回頭一看,就是那個連續碰見的男生。

  這也太巧了吧!

  她一瞬間不知道應該想什么,是怎么會這么巧,還是怎么還錢,還是手機到底丟到哪里了?

  這時候有人碰了碰自己,抬頭一看:“媽?你怎么來了?”

  母親有點嫌棄地把手機遞給她:“你手機都不拿了!還走那么快,我怎么都追不上!笨赡苁桥赃呎局吧,母親居然沒有多數落她幾句就走了。

  后來,在我極力慫恿之下,婧鼓起勇氣加了男生微信開始聊天。再后來,就是今天的結婚典禮。

  婧講話的時候,聲音顫顫巍巍,感覺隨時都要哭出來了:“我一直相信,愛情是無數個機緣巧合的結果,我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在有一天,和一個合適的人在一個地方相遇!

  婧拼命地忍著淚水,而那個合適的男生在邊上輕輕地拍著她的肩膀。

  其實……

  那一天,男生耳機里傳來聲音:“請您現在站起身到收銀臺排隊付款,然后執行昨天的劇本,記住要親切,還錢后立刻離開哦!祝您成功!”

  手機屏幕顯示一條新信息:“明天請在12點前到達老街,然后在奶茶店等待!

  “婧在您的靠左側位置,請您現在出發向西走,預計20米處相遇!

  “婧小姐正在扶梯上,還有兩分鐘到達,請您按照剛剛教您的造型,正常操作手機,不要抬頭和有任何刻意的行動!

  我發出一條消息:“很順利,婧已經和我說起你了!

  “您好,歡迎致電‘巧合’婚戀相親公司。我們公司專為在現實中難以展開戀愛的單身男女提供服務,特色在于設計巧合,創造機會,卻不會讓另一方發覺噢!很多父母為了保護孩子的自尊心都會選擇我們,百分百成功!”

  橘與樹

  河南鄭州市緯五路第一小學學生 王子平(11歲)

  橘樹林里有一顆橘子,覺得橘樹很無趣,夢想與其他的樹族成為朋友。

  于是,小橘子就對橘樹媽媽說:“媽媽,我想與那棵松樹交朋友,您也是樹,快對我講講樹會怎么想呢?”橘子天真地揚起臉問。

  “哦,我的寶貝,那太危險了,在你長大以前,你應該待在橘樹上!

  小橘子不聽,悄悄向鄰近的一棵松樹跳了過去,這棵松樹猝不及防地接住了小橘子,用沉穩而又令人陶醉的男低音說:“你怎么跑這兒了?我不是橘樹!”

  “我想和你做朋友!”

  “可是,我這兒沒有你立足的地方!彼蓸溆悬c兒無奈。

  “沒關系,你只要讓我在你的手里躺著就行!毙¢僮訚q紅了臉。于是,松樹把她隨意地插在了他的一根枝刺上。

  從此,小橘子天天與松樹說話,而松樹很少理會她。隨著時光的流逝,小橘子的話越來越少,甚至好幾個月都聽不到她的聲音了。半年以后,這顆橘子徹底干枯,掉在了地上。

  小橘子錯過了最好的成長期!

  不管是橘樹,還是什么樹,小橘子再也回不去了。


  • 电话直呼

    • 13436921558
    • 商務代表 :
  • 掃一掃,聯系我們

淘宝快3属于什么情况